用户名:
   密  码:
             
 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乳业国标遭质疑不断 卫生部拒公开会议纪要
 
发布时间:2012.10.25 新闻来源:新浪 浏览次数:
 

    乳业国标遭质疑不断 卫生部拒公开会议纪要

  北京祥龙环宇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部

  继去年广州乳业协会理事长王丁棉炮轰“中国乳业国标为史上最差标准” 后,近期又因卫生部拒绝向社会公开乳业国标定制过程中的会议纪要,再次将乳业国标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河南消费者赵正军称,他要求卫生部公开会议纪要的原因,是为了搞清“新国标是不是被企业绑架了?”。他注意到,在2010年出台的新行业标准中,没有关于起草人的具体介绍。

  而卫生部则回应称,赵正军所要的会议纪要属于过程性信息,一旦公开,可能影响社会稳定,增加行政管理工作负担。

  在今年1月20日遭到卫生部的拒绝后,赵正军将卫生部告上法院。10月17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要求卫生部于法定期限内对赵正军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予以重新答复。

  究竟是怎样的国标流程“一旦公开,就可能会影响到社会稳定”?10月24日,本报独家获悉了一份由20多省市地方乳协参与的中国(重庆)奶业高峰论坛——中国奶业标准研讨(地方性)会议纪要(简称“重庆会议”),并通过多方采访试图还原乳业国标制定过程中的真实景象。

  缺失的主体们

  王丁棉告诉记者,新国标的定制最早从2007年的时候就陆陆续续开始了,但以前一直是卫生部、国标委和中国乳品工业协会在操作,地方乳协根本不知道,后来知道也没有受邀参加讨论,无奈之下地方乳协只能通过其他渠道来提出各地的声音和反对意见。

  “重庆会议”便是王丁棉指的“其他渠道”。记者从该会议纪要上获悉,2009年7月17日-18日,北京奶协、上海奶协、天津奶协、重庆奶协、广州奶协、福建奶协等20多家地方奶协,以及光明乳业(8.85,-0.02,-0.23%)、长富乳业、佳宝乳业、江西阳光乳业、南京卫岗乳业、皇氏乳业(9.84,0.00,0.00%)、新希望(12.85,-0.12,-0.93%)乳业、山西古城乳业等几十

  家乳品企业,以及中国农大、东北农大、四川农大、西南民族大学、华南农大的专家参与了此次会议。

  而会议的目的就是“更好地配合主管部门做好标准意见征求工作”。

  “最后大家才感觉到,所谓的国标讨论根本就是走形式而已。我们以地方奶协的名义提了很多意见,但最后我们一对照新国标,发现根本没有接受地方的意见。地方连发言机会都没有,所以你看得出这个国标的制作过程是很独断的。”王丁棉说。

  作为参与新国标讨论的与会专家,魏荣禄与王丁棉有着同样的感觉。

  “开始我们地方乳协都没有资格去参加,国标讨论会开到第三次后,我们才通过各种关系,以旁听的名义参加。当时我和江苏奶协原副秘书长曾寿瀛、上海奶业协会副秘书长顾佳升在香山饭店听了国标讨论会,后来我们给卫生部的某位领导写了信,然后的两次会议才以卫生部受邀专家的身份去参与。”魏荣禄向记者回忆。

  缺席新国标讨论的不仅只有地方乳协,王丁棉说,在整个标准的制定过程中,奶农的声音与权利已被人剥夺,所制定的几个新标准都涉及到奶农的利益,“他们也是标准的执行主体,自始至终都不向他们征求意见,问问哪些标准指标定得高了?哪些能不能执行?我认为标准出台前不征求奶农的意见,这对他们是不公平的”。

  “隐形”起草人

  新乳业国标中,起草人一项的空缺,引起的不仅仅是赵正军一人的注意。就在新国标问世的1年多后,王贞照、王永康,徐文芝、李光华等上海多位养牛退休专家实名写信质疑了新国标的诸多疑问。

  “我们确实不知道这新国标何时发布,何时执行,是由哪家单位执笔(或那些专家参与起草)?例如:1986年《生鲜乳收购标准》(即老国标)中每项标准都有某机构或某人执笔,比如许多是由黑龙江研究所、上海食品卫生检验所和上海乳品二厂的工程师王某某 ,都有具名。那么这次新国标的出处是何方圣

  人?哪个研究机构?”在联名信中,老专家写道。

  王丁棉告诉记者,这个问题当时在新国标没发布之前就已经被很多专家指出来了,但是有关部门怕写上去,会遭到外界更加强烈的反对和追问,所以干脆不写。

  魏荣禄说,当时与会专家上午还把生乳蛋白质最低值每100克定为2.95克,细菌总数定为每毫升不超过50万个,而下午卫生部就把蛋白质含量下限从2.95克降到2.80克,菌落总数上限已改为每毫升200万个。

  王丁棉对此评价称,发达国家蛋白质下限在3.0克以上的标准;而菌落总数标准是10万,我国新国标超过欧美20倍。“我未能找出哪一个国家的标准比新国标还要低的。”

  “我们问卫生部的官员,专家送审稿怎么会变呢?官员回答说,是各个部委协调的产物,所以你看得出,这个国标根本就和专家没关系,完全没有尊重专家的意见,走个形式,最终还是某些利益集团说了算。”

  王丁棉说,争议最大的品种就在巴氏奶上。据了解,此次新国标巴氏奶初稿的起草单位是北方某著名乳企。

  地方乳协在“重庆会议”上就起草者的身份问题表达过自己的看法。代表们认为,参与标准起草的乳品企业起码应具备以下条件,1.要有较长的巴氏杀菌乳生产历史;2.产品有一定的产量;3.巴氏杀菌乳应占有较大的市场份额。而上述北方乳企被认为都不具备。

  魏荣禄说,依据他了解的情况,新国标是某些大企业甚至个别协会在标准中捆绑了自己的利益。理由很简单,目前市场上销售的液态牛奶主要分为巴氏奶和常温奶两种,其中巴氏奶的营养比常温奶要高。而新国标过于偏向常温奶,这符合北方某些大企业降低标准的期望,低标准也意味着低收购价,这符合他们的用常温奶的扩张逻辑,从奶源上打击竞争对手。

  对于这一指责,北方两大知名乳企均回应称,其受邀参与标准前期起草与讨论,一直都支持生乳标准提高,而到标准制定的后期,企业未再参与生乳标准的会议决议,最终结果是政府部门综合各方意见的结果。

 
首页 |  公司简介 |  产品中心 |  新闻动态 |  求贤纳士 |  下载中心 |  帐户中心 |  购 物 车 |  技术服务 |  留 言 簿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09 Beijing Xianglong Huanyu Biotechnology Co., Ltd
京ICP备09112626号